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都市小说 > 啼血凤凰:重生王妃爱玩火 > 第459章 怎么会

第459章 怎么会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唔——”

  “少爷,您醒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花怜闭着眼睛困难地牵起一个笑容,“小——优姐——”

  “少爷,是我。”小优看着花怜惨白的面容,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即使千月姑娘说过他没有生命之忧,她依旧心疼得呼吸都是紧的。

  “月——”

  “月姑娘回屋了,比赛已经结束了,少爷您赢了,月姑娘也赢了,她没有受伤。”知道他的牵挂,小优快速地汇报了结果。

  “嗯!”花怜听完又沉沉睡去。

  小优在床边坐了一会,确认他已经睡熟后轻声走出了房门。

  周东守在屋外,看到小优出来,眼神询问情况。

  小优点点头,让他放心,自己则到了隔壁去看千月。

  “花怜醒了?”骞绯月躺着,却也始终没有睡着,直到这刻确认花怜已经醒来,她才安下心。

  伤的是李奕阳,而且伤了那样的地方,虽说是擂台打斗,但到底是太师的外孙,又岂会善罢甘休。

  因为料到了容家会上门问罪,她没敢给花怜用血晶。果不其然,就在花怜回到客栈没一会,容成子就带着太医上门“探望”了。

  若不是花怜伤得确实很重,“探望”直接就会变成“兴师问罪”了。

  一个身体废了,一个筋脉尽断也废了,两败俱伤的结局,让容成子有心问罪也拿捏不住。

  “小优姐,花怜经过这次,不好再上台了。”在这次武林大会结束前,以防万一,她还是不能让花怜好起来。

  “是月姑娘,我和周东会寸步不离照顾少爷。”

  骞绯月把药交给小优,叮嘱她如果有危险,就让花怜服下,能让花怜迅速恢复有自保之力。她是担心李奕阳醒了后会下黑手。

  她的担心不是多余,当夜容成子就派了杀手来,一是试探,二是除根。多亏了有血影在场,杀手全都铩羽而归。

  当刚从剧痛中醒来的李奕阳听说任务失败时,怒急攻心又晕了过去。

  容成子听到暗卫的回报,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想不到花家竟和冥殿有来往......”暗卫说有冥殿的黑面在保护花怜的事,让他开始对花家有了新的认知。

  “去警告他,不许再对花怜出手!否则,别怪我不念亲情!”他不能让李奕阳再坏了他的事,“天一亮,让都太医去客栈里替花二少熬药,寸步不离!”

  至于诊治,花家自有好大夫。筋脉断裂对常人来说基本是废了,对花家,又或者是......东州,或许未必无药可救。

  他想起了那个跟花怜在一起的女孩子,听手下得来的消息,有传言那女孩子来自东州,手上的奇药不断,让八卦门的许柳山都吃了亏。

  “花家......真是给人惊喜不断啊!”如果他能把花家拉拢住,甚至和冥殿东州牵扯上......“来人!”容成子在书房呆了一夜,连续下了好几道命令出去。

  天还没亮,都太医就到了花怜房中。骞绯月他们自然不会拒绝,不管容成子打的什么算盘,至少花怜能得到好的照顾。她也不用担心容成子会再下手,可以安心地参加下面的比赛。

  小优和周东没有再继续参赛,他们留在了客栈。骞绯月独自走向了擂台。

  到昨天,前三轮的淘汰赛已经全部结束,现在每个组就剩下了二十人。

  当骞绯月走到广场上时,远远的就看到了高台上就座的评委,牧霖、慕容君澈、容成子赫然在列。三人的两边,分别坐着两人,看服饰就知道是八卦门和佛手派的,应该是两派的掌门无疑了。

  “咦,怎么还空了一个位置?”有人疑惑。

  骞绯月也看到了评委席的一头还有个位置,如果没猜错,应该留是碧水宫的。只是听说碧水宫的宫主受重伤闭关了......

  “快看!”

  突然,人群骚动起来,大家齐齐转头往一个方向望去。

  “哇——”

  “是碧水宫!”有人惊呼,然后就是齐齐抽气感叹的声音。

  “真美啊......”

  骞绯月透过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一队隐隐约约的水蓝裙向主席台方向走去,看来碧水宫的那个未落是要坐上去了。

  “快看,凌波仙子前面那个......”

  “哎,怎么还是个小孩子?”

  “什么小孩子,你忘了昨天的谢宇浩了?”

  “你是说......”

  “未落!”

  “天啊——这么小!这才几岁?有没有十岁?”

  “没有没有,我听说就六岁......”

  “嘶——”

  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骞绯月却突然一阵心慌,“唔!”衣服下心口的鱼人泪突然凉起来,仅仅一息的时间,那凉意已经透进了她心里。

  “怎么回事!”她捂住了鱼人泪,掌心感觉到了衣服下传来的湿气,难道?难道是有人跟它产生了呼应?

  她猛地抬起头,向人群望去,。

  就在这时,正要走上台的碧水宫的人群前方,那个小小的身影也突然顿住了。

  “宫主?”紧随其后的凌波看到了未落脸上的迟疑。

  未落没有回答,脸上的疑惑和不解越来越重。

  台上的人也看到了他们这边的动静,正在疑惑时,只见碧水宫打头的小身影转身朝着人群。

  “宫主?”

  未落抬手示意凌波安静,她转头观望了一圈,没有收获。

  只见她抬起手臂,朝着人群张开小手,薄薄的水雾在她的手掌聚拢,变成白白的一团。当她的手掌轻轻一抖,那团水雾开始拉长,就像挂在她肘上的长绫一般,缓缓向着人群飘去。

  众人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眼见着那水雾缓缓地朝着自己这边飘来,人们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让那似有灵魂的水雾一点点飘过,飘向人群深处。

  “去哪里了?”众人心中的疑惑随着那水雾飘动,慢慢汇聚到另一个女孩的身前。

  骞绯月握着鱼人泪,看着眼前的人群分开一条通路,看到一团柔和微凉的水汽扑向自己。

  “这是?”她瞳孔缩起,这一幕就像九幽深渊时,鱼人泪散发水汽时的情形。

  她不由望向水汽来的那头,只这一眼,让她浑身忍不住轻颤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