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修真小说 > 刀魂剑魄问长安 > 第二十一章 百仙盟

第二十一章 百仙盟

    顾渊不得不承认,人生在世,欠的债总是要还的。譬如他小时候挂在树上幸灾乐祸看着两个师兄练功的时候,可绝对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两大剑门门主盯着练剑。

    此时他们在一个荒废了的小院子里,周围是一片林海。雪还没停,白雪便将这破败的院子压得严严实实,只在青泽剑慢悠悠扫过时才让出一条路来。

    “这根本不可能是一天两天能够练成的功夫!”顾渊试图和黎夏讲道理。

    正门门主不为所动:“你若是不介意跑遍这雍州冀州大大小小所有仙门,那我也不介意你就此停手。”

    “……”

    “而且你根本不是仅仅灵力不足的问题嘛。”迟愿看热闹还不忘补刀,“青泽剑法你用的完全不够熟练,灵力不支也是正常的。虽然我不知你青泽剑谱尊容如何,但是你连个‘分花拂柳’之间都能给用断开,这肯定是不对的。”

    “我有聚功散。”顾渊眼珠一转。

    “那你也得把剑招先用熟了。别忘了,玄门传剑找白门,还需要你的青泽剑。”

    “……”

    “据我观察。”迟愿沉吟道,“剑招破碎,是你灵力不支的很重要的原因,甚至我都怀疑,你身体那点灵力能老老实实被你在身体里游走一周吗?”

    “当然能啊。”顾渊挑挑嘴角,“别这么小瞧我,怎么说我也是青门出身的。这种入门级别的问题……”

    “那为什么你的剑招和灵力总是衔接不上呢?”迟愿向来嗜武成痴,对于这种问题竟然有着比顾渊多百倍的的研究兴致,“按理说天剑五剑都应该是以灵力为驱使,没有灵力根本就不应该有剑招才对。”

    “我不知道,从小就这样。”顾渊苦笑道,“天赋受限吧。师父一开始还很着急,后来……估计是他也放弃了。没有人想到青泽剑最终落在了我手里。”

    “青泽剑谱也是九式吗?”

    “是。”

    “第一招叫什么?”

    “风云乍起。”

    “你先脸这一招。”迟愿用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道,“练到根本是下意识地动作后,再试试加上聚功散能不能有点用处。”

    顾渊那张永远带着戏谑地脸终于一点点正经了起来:“我不知道……”

    “肯定行。”黎夏出声道,“你再这么拖下去,我都要怀疑你心里就对练剑有阴影了,明明我看你其他门门都通,怎么就这一点入门这么难呢?”

    “你别说,我还真有阴影。不过话都到这份上了,我就试试看好了——你们别抱希望,还是赶紧找点别的法子可行性更大一点。”

    “没有别的法子。”黎夏不假思索道,“无论如何,你就是唯一的出路。”

    顾渊浑身一竦。

    “这方面迟愿比我强多了,她留下来帮你。”黎夏说着起身,“我出去一趟。”

    “做什么?”

    “打听情报——说不定玄门会和你青门一样这么高调张扬,那不就好了?”长安剑主挥了挥手,“这边才是真的没什么希望,所以迟愿,交给你了。”

    迟愿兴致勃勃:“好嘞,放心。”

    顾渊看着这姑娘炯炯地目光和几乎燃烧起来地斗志,有一瞬间非常想撒腿就跑。

    黎夏出了那破旧木门。

    他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那里很不和谐,他又莫名其妙说不出口。更令他心烦意乱的是,他发现这莫名其妙的不和谐应该是来自于顾渊或者迟愿中的一个人——当然也有可能是两个人。黎夏少时几乎没有朋友,这好不容易得了两个,着实不想在他们身上猜忌一分一毫,但是不知为何,这不和谐的感觉就像潮水一样,是不是就涌上来,淹没他给自己做的心理防线。

    足尖一点,黎夏仿佛急于摆脱这种压迫感,运了轻功便向市镇方向赶过去。

    最近的一个市镇也不过是个小城,此时倒是端的一片祥和气氛。黎夏猜测兴许因为此处乃苦寒之地,才让黑风崖略略迟滞了进攻的进程。黎夏在这城中转了一圈,见的其中一间府邸颇为富丽堂皇。此时那雕甍之上落了白雪,朱红色大门便更显得明亮温暖。这建筑上书一块匾额,字迹颇为铿锵有力:百仙盟。

    黎夏心里一动,想着至今下落不明的玄门门主,抬腿进了这府邸。途中有两个小童上前问他名姓,他想了想,干脆就用了顾渊替他编造出来的那个保镖的名号。

    黎夏原本做好了对方进一步问东问西的心理准备。毕竟青门实力强劲声名远扬,他相信这里也必定有人听过祝门主的名声——更何况好事不出门恶事传千里,青泽剑择主择了个半吊子阵修,这种话自然极适合做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因此更应该声名远播。然而那两个小童对视一眼,同时沉声道:“剑友请回。”

    “这……为什么啊?”

    “我们这里不收是非之人。”

    黎夏好气又好笑:“什么叫‘是非之人’啊,我长得像惹事的人吗?”

    那小童目不斜视耳不旁听,兀自变了脸色立在黎夏面前施压,无声地催促他快些离开。

    原本只是想要借此机会打听情报的黎夏此时倒真的对这个什么百仙盟上了心,心下突突跳着想要一探究竟。然而面前的情况不允许他做出什么逾矩之事。他眼珠一转,做出一副悻悻然的样子撂下了几句狠话,转身大踏步走了。

    转了个弯,黎夏便登上旁边那座小酒楼。他点了一壶烈马酿和三两羊肉,在二楼占了个雅座。此时并非饭点儿,二楼一个人也没有,他也乐得清静的大快朵颐。黎夏其实并不会喝酒,但是他必须承认,及时长安剑灵力温厚中庸,这北国风雪之中也实在太冷了些。他就这那羊肉喝了几口烈酒,只觉得一股暖流涌向肺腑,同时模糊了他脑海中某一根弦。留了一吊同班在桌子上,黎夏就借着酒劲纵身一跃,轻功一点便消失在了窗边。

    混进这么个院子,对长安剑主来说,太容易了。

    院子里也在摆酒席,山珍海味络绎不绝。黎夏晃悠着溜到最墙边的角落里寻了个席位老老实实的坐下,竖起耳朵留神着周围人的话题。

    这百仙盟似乎是雍冀二州一百一十五个仙门的联盟。当初的创始人已经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是现在领头那长髯中年男子的祖辈。这些年随着修真界波诡云谲的变幻,如今的百仙盟里已经有一百二十几个门派了。这北疆广袤疆域里的各个门派,就靠着这一个正欣欣向荣的联盟,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黎夏饶有兴致地整合着自己听到的信息时,那领头地中年男子已经发了言:“欢迎各位下坐寒舍。此次北疆仙盟大会里出现了很多新朋友,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唐瑄。”

    下面响起细细簌簌的说话声。

    唐瑄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这种效果,抬手一捻长髯:“多亏诸位英雄齐心协力,才让我北疆至此河清海晏远离战乱纷争,诸位,我先敬你们一杯。”

    掌声四起。气氛明显更加火热起来。黎夏皱着眉头,他对于这种能说会道八面玲珑的掌门一直难以升起什么好感——兴许顾渊是个例外。但是这位唐盟主显然不是个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主儿。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的状态,他居然还能夸夸其谈说什么河清海晏,简直算得上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但是事实证明,这世道上喜欢听瞎话的人还是很多的。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这可要多亏了唐盟主领导有方。老朽不才,倒是想了个点子,不若我们在这雪境地摆一场仙门盛会如何?”

    百仙盛会?这生灵涂炭之际,这家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说什么百仙盛会?黎夏简直要被气得笑出声来,刚想高声反驳,眼珠儿一转又硬生生压了下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兴许也不是什么坏事。若是运气好,借此机会找得到玄门传人也说不定。

    黎夏盘算了一下。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他自己刚刚被列进了黑名单;顾渊名声太大最好不要直接出现。那么可以直接露面的只有迟愿一个人——不对,无论如何青泽剑主必须到场,毕竟和玄门有直接联系的是他,那么自己可以混进去,顾渊又该怎么办呢……

    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手。那东西毛茸茸的,黎夏没有反应过来,还顺手拍了它一下。

    “吱!”

    黎夏这下真的吓了一跳,这才定睛去看那个小东西。那是一只松鼠,应该是被人饲养的,棕黑色的皮毛油光水滑仿佛缎带,身后大尾巴一扫一扫挠在黎夏手心里,痒酥酥的。黎夏和那双黑豆似的小眼睛对视甚久,没忍住“噗”一声笑了出来。

    “你主人在这里吗?”他亲昵地去挠它的下巴。

    这小东西一点也不怕生,仰着头享受着黎夏的抚摸,末了才得意洋洋地甩了一下蓬松地大尾巴,蹿到了另一桌上,熟门熟路地钻进桌边那人的黑色大氅里。

    黎夏去看那个人,惊讶的发现他已经睡熟了。

    桌上的酒壶还没有被动过,也就是说这家伙并不是醉倒了,倒像是听台上那长篇大论听到厌烦,自顾自地补个觉。从者这一点黎夏突然有种“英雄相惜”的微妙感情,很想把人叫起来认识一下。。

    “诸位掌门皆是翘楚人物。”台上唐瑄还在继续,“任何一人缺席都会给我们带来极大的缺憾,所以不妨这样,在下散个纸条,烦请各大掌门将最近忙乱不得空的时间段写上,在下整合一下,努力保证人人到场——请!”

    黎夏心下一乐!一次性就见到所有掌门,这可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