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瘟疫法典 > 4【十角星法印】

4【十角星法印】

    脱离梦境后,由于是低头的姿势,楚涵一睁眼就看到,胸口的十角星纹身正在散发出不详的光泽!

    图案一变,竟有四个蛇头出现在了十角星的中央,并分别朝着左右锁骨、左下肋和右下肋爬去——那也许不是蛇头,而是锁链的一端也说不定。因为楚涵实在不敢细看,生怕流露出惊讶的表情,被身边的调查人员发。——看架势俨然是要绕过他的身体,在背心处再次交汇。只不过四个“蛇头”刚爬出十角星不远,便停了下来,仍处于胸膛的范围内。

    “他很好。”

    熟悉的嗓音传来,楚涵收拾好表情抬头看去。

    只见刚刚对他进行了一系列意识检测的瘦削男子,正向二楼的高层汇报情况。而其身边也多了几样专门用来辅助意识检测的设备,其中不少刚刚停止运转,旁边的地上也已经散落了十几枚能量耗尽的次元石。

    前不久还毫不松懈地戒备着楚涵的警卫们,也放下了防备,不再视其为潜在威胁,开始解除设置在实验室里的防御咒语阵列。有几个曾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相识的警卫和研究员,也流露出了庆幸的神情,仿佛在为他感到欣慰。

    “除了思维仍有些涣散,我没在他的意识空间或灵魂里发现任何邪秽。至于涣散原因,目前暂时推测为机理不明的‘复活过程’带来的负面影响。他的记忆,连带一部分精神力,都因此受损。精确诊断还有待更进一步的检测,三天内我就能准备好精确诊断所需的仪器和咒语阵列。”瘦削男子汇报道。

    什么也没发现么……

    楚涵不禁微微一怔。

    听对方的话,明显没有检测出任何异常。他深知这些人完全没必要用谎言暂时将自己稳住,因为面对密集的咒语,和可怕的枪械,自己根本就没有抵抗之力。

    为什么没有发现异常?我明明不可能逃过检测的……他忍不住心想。

    身体原主就曾接受数十次意识检测,每一次的持续时间,换算成他熟知的时间单位,就是至少半小时。

    而他觉得自己不过是睡了一觉,也就几分钟的样子,做了个梦,就过去了……

    这基本意味着,不是梦境中的时间流逝感与现实不同,他以为只是几分钟,现实中却已经过去了至少半小时;就是除去梦境时间,余下的时间里自己都处于感官封闭的状态,没能体会到时间的流逝。

    前者楚涵显然无法求证,若说是后者的话……

    那么自己感官封闭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对自己执行检测的灵魂领域专家,未能发现灵魂中隐藏的秘密?

    困惑之际,他顿时想到了胸口的纹身,以及检测过程中坠入的梦境。

    他已经能够肯定,这个纹身绝对和那些召唤所谓的“瘟疫神子”的狂热信徒有关。而纹身赫然便与其刻画的召唤法阵别无二致!

    难道说是这个纹身……或者说,是这道以纹身形式出现在自己胸膛上的法印,用某种尚不为自己所知的力量,瞒过了意识检测,隐藏了自己的秘密?

    这一瞬间,楚涵心中闪过千万道思绪。

    既然是某个邪恶教派用来召唤“瘟疫神子”的法阵法印,又为何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他心里甚至冒出了一个大胆而又诡异的想法,会不会自己就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瘟疫神子”?这倒是能解释自己穿越的原因,可自己又为什么会魂穿到“布莱德·雷诺”体内,按常理来说,难道不该跑到“瘟疫神子”身体里么?

    布莱德·雷诺这名王牌调查员绝不可能就是瘟疫神子,而且由于不清楚穿越过程中的具体细节,求证这个假设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暂不考虑。

    又或者说……

    执行检测的人在说谎!他发现了异常,却没有上报!

    一时间,楚涵望向瘦削男子的目光中,都带有了些许审视和怀疑。

    但他很快就意识到,这同样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仅仅是本位面的神秘事务调查局——应该说是主位面的神秘事务调查局在本位面的分支机构——就已经有一千余年的历史。若是追溯到大灾变之前的话,恐怕快有两千年了。

    其应对黑暗的经验无比丰富,像是旨在检测时常直面黑暗的外勤人员是否堕入黑暗面的检测程序,全都无比完善,且采用交叉重叠流程。每一场检测,都有至少五位来自不同部门,分属于不同领导的心理专家、灵魂领域专家及催眠专家共同进行,且检测任务的分派也是在最大限度内随机分派。

    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避免出错和遗漏,也避免了执行检测的人员全部遭到黑暗腐化,利用至关重要的检测关口进而将邪物带进调查局的可能。

    换言之,除非魔物的手段,可怕到超出调查局现有的认知,那么就不存在疏漏的可能!精英汇聚的神秘事务调查局就是有这样的底气。

    想到这一层,楚涵已经基本可以笃定,就是胸口上这道法印纹身,助自己度过了难关。所以按照身体原主人对神秘事务调查局的认知……

    也可以说,这道除了他自己别人都看不到的法印纹身,拥有着超出神秘事务调查局认知的可怕来历。

    心念至此,楚涵越来越担忧自己的处境。

    这玩意明显是黑暗向的事物,放任这种东西存在于自己体内,其后果可比受到收容和研究,比死掉,比沦为活尸受到永世的奴役还要可怕一万倍……

    布莱德·雷诺记忆中,那许许多多堕入黑暗面的鲜活例子,无不证明着这种结局的可怕。

    楚涵发现,穿越至今的短短一个多小时里——如果不算苏醒前的时间的话——自己的“主线任务”,似乎就从逃过神秘事务调查局的检测,变成了弄清这道法印纹身的来历,并尽力避免其可能存在的黑暗影响。

    而随着“主线任务”的变更,其难度竟赫然从原本料想中的“地狱难度”,变成了连等级框架都限定不了的难度。毕竟一个连堪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秘事务调查局都不了解的东西,自己又该如何去应对?

    楚涵不禁想,而那些狂热的信徒都是什么人?“瘟疫之子”以及祷言中的“圣母”,咏唱中的“母亲”,又分别是什么?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似乎检索不到任何与之相关的关键词。

    还真是……

    火烧屁股啊。

    面对迫在眉睫的恐怖,楚涵心下一片凝重,连呼吸都沉重了许多,就像被一块石头卡在了嗓子眼,怎么也顺不下去。

    就在思索间,二楼走下一人。

    是研究部门的部长英格索尔·罗提莱特,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秃顶中年人。

    他来到隔绝楚涵的屏障前,和善地说道:“我明白你此时的心情。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前所未见、无法解释的。但不要担心,你很健康,至少我们目前尚未检测出任何黑暗腐化。只不过尚不能百分百确认这一点而已,后续我们会对你进行最高等级的监管——不论何时何地。我相信你能理解我们的举措,布莱德。另外,我很高兴你能回到我们之中。”

    一位部长级的大人物,却亲自来到一名调查局最底层的外勤调查员面前,说了一番如此恳切的话语,放在平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一来发生在“布莱德·雷诺”身上的复活事件,研究价值恐怕不亚于地底收容的大半神秘事物。二来,这位已为事务局效力二十年的骨干成员,本就是和善的性格……

    身体的原主人不光认识他,还因几次难度极高的外勤研究任务,受到过这位部长的亲自嘉奖。

    听着这样的话,楚涵心事重重地点了点头。倒也是真情流露,十分符合“布莱德·雷诺”应有的表现。

    英格索尔隔着屏障对他微笑了一下,其中带有一丝鼓励的意味,随即转身和一众高层一起离开了实验室。

    他们走后,几名穿着封闭服的医疗者走入了屏障,其中一个对他说道:“我们可以开始体检环节了吗?如果您准备好了的话。”

    “什么?哦,好,开始吧。”楚涵回过神来,按照记忆中的流程,伸出了自己的右臂。

    您?

    如此充满敬重的口吻……

    想想也对,“布莱德·雷诺”毕竟是王牌外勤小队的王牌调查员。似乎在调查局内部,还挺受基层人员尊敬的呢。

    想到这里,楚涵不由勾了下嘴角,惹得那个给他抽血的女医生还以为是弄疼他了,急忙放轻了手上的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