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修真小说 > 道义行 > 八十六 雪兔投诚

八十六 雪兔投诚

    “我本已认命,还劝她再找一个真心爱护自己的男子,可就在我即将进入神庙前夕,内子偷偷将我打晕,用化形之法将自己变成我的模样,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为我赴死。”

    “我靠,你们这献祭的意思是活人祭祀,我还以为就是去当个和尚呢!”张凌云不自觉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来驱散那莫名其妙的针刺之感。

    “天师大人小瞧了他们的残忍程度,那献祭分为血祭,身祭与魂祭三步,先将献祭者用秘法封印内丹再将其刨出,让献祭者看着自己的血肉慢慢被法阵吸食干净,最后将内丹放入一个密室,献祭者会感受自己的神魂被一点点分离吞噬,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献祭者能量消耗殆尽为止。”

    赤眼雪兔说完后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那凄惨的哭声让众人也为之动容,更多的是敬佩起赤眼雪兔的爱人,明知是必死之行却还是义无反顾前行的自我牺牲精神。

    “你们信奉的是哪位大神?我在神界也生活了几百年,从未听过哪位大神所需的供奉这般残忍!”赤焰眼神犀利似乎要将赤眼雪兔看穿,以此来证实众神的品行端正,绝不可能做出这般恶劣行为。

    “那位…,帮助我们…建设防护阵法的大神,生活在…月亮之上,其他具体的细节我并不知晓,”赤眼雪兔慢慢停下抽泣的动作,断断续续的说出自己所了解的一切。

    “月亮上住的神总共二十多位呢,你有没有更为具体些的特征描述,我好缩小一些排查范围,”赤焰默默回忆着那些神人的八卦,其中有一位暗恋神女的弱者嫌疑最大。

    “神使大人,几百年前的事我……,”赤眼雪兔实在无法接话,他并不是按正常方式进入的神庙,自然无法得知那些只有长老才有权知道的历史。

    “少主,咱们没必要卷入这烂摊子中,上位者提供保护,受益者付出一些相应的回报很正常嘛,”

    毒炎蜈蚣经历过人情冷暖、也看尽世态炎凉,反倒对于这种直接的利害关系很欣赏,无论何人想要什么都需要付出代价,这才是自己所信奉的公平之道。

    “凌云哥哥,你看他那么可怜,咱们就帮帮他吧!”小火拉着张凌云的衣袖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恐怕他要的帮助并不简单啊!”张凌云并未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想看看兔子能拿出多大的诚意。

    张凌云以绝对武力优势将对手逼入角落,然后在对方以为能扭转局势翻盘之际,再通过精神层面施压将其牢牢按住,经过如此大的心里落差之下,便可彻底击垮对手的心防线,已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这种方法对心理素质强的人用处不大,但对付眼前一根筋的白痴兔子绰绰有余。

    赤眼雪兔的眼球不停转动,拳头也捏的咔咔做响,好似在做着强烈的心里斗争,足足半刻钟才猛然抬头眼神十分坚定,:“天师大人,我带着内子在五年前逃亡路上不慎落入此处,多亏这阵法内繁茂的灵草我才活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可以直奔主题,我这人性子比较急,”赤焰打断兔子的回忆,自己对他的吃喝拉撒睡可不感兴趣。

    赤眼雪兔如竹简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知道的事叙述出来,“三年前来了群披着床单将枕头背在身上的怪人,他们带来了一群炼药师成立了‘天照神教’,打着公平自意的旗号行事,愿无偿度化受天地眷顾的子民,还招揽了一批虔诚的教徒,刚开始连我都信了他们的鬼话。”

    “‘天照神教’现在有多少人?大都什么修为?”毒炎蜈蚣听到这是外来者的地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向雪兔打听更多的信息。

    “大人,那些人刚来时大多是些废柴修士,但短短几年的时间经过他们系统性的训练,已有非常惊人的进步,尽管现阶段境界还不算高但基础非常顽固,在同等级修仙者中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等级呢?修炼到化神期还是合体期了?”张凌云感觉到一丝紧张的气息,双拳握紧紧盯着雪兔。

    “他们大部分已达到筑基期,更有甚者几年之间便跨过金丹期的瓶颈!”赤眼雪兔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羡慕,眼中更有嫉妒的情绪。

    “就这垃圾教派也敢在咱清王朝境内撒野?”

    “小羽儿,他们是没将你们太平宫放在眼里啊!哈哈,哈哈……,”赤焰已经笑的直不起腰来了,挥舞着手臂不停拍打着张凌云的肩膀。

    “唉~,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啊!这战斗力用不到你们出手,我一人就能全灭了他们!”毒炎蜈蚣为自己刚刚的紧张行为有些不值,却不禁松了一口气。

    张凌云实在没忍住也跟着笑出声来,:“哈哈,哈哈……,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何来公平?资质上佳有仙缘之人如凤毛麟角,各门派长老千方百计的招揽人才,哪怕对方不愿意,门派长老连蒙带骗也会将其拉回山门,而这‘天照神教’竟反其道而行之,还真是够特别的啊!”

    “那‘天照神教’不依靠武力欺压民众,而是利用人们想长生不老的思想,鼓吹人人都可拥有一份天地机缘,还设置了个详细的奖赏制度,按照贡献比例直接划分等级,教徒们可以自己参加实验换取贡献值,也可以找来一些人为自己积攒贡献值。”

    天道是极为严苛的,只有少数的幸运儿才能走上修仙之路,普通人想要跨越这道困扰了修仙界近万年的问题,堪比大海捞针徒手摘月般困难。

    “这老大难问题有解决办法啦?”赤焰瞬间来了兴致,双眼冒着丝丝兴奋激动的光芒,仿佛要将雪兔看穿一般。

    “若真是人人皆可以长生不老,为何修仙之人还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他们这是在开玩笑,”任何一个修道之人都能直斥其非,张凌云感觉自己已无力吐槽了。

    在张凌云的认知中,骗子或许有天花乱坠的理论来蒙骗民众,但绝对不会做赔本赚吆喝的买卖,当纯朴憨厚缺乏信仰、行动力的普通人得到了好处,便会渐渐释放出自私、贪婪的人类本性;而‘天照神教’正是利用了这点引来更多的信徒,让村民用更少的代价获得他们心目中的所谓机缘,好为其不可告人的秘密实验做掩护。

    “听上去很是吸引人,但这实验怕是个有去无回的大坑吧!”毒炎蜈蚣比较认同张凌云的想法,修仙绝不是简单之事。

    “唉~,就不能让我高兴一会啊!”赤焰看着雪兔的表情就知道刚刚是自己想多了,普通人根本无法逾越那道坎。

    “若真是名门正派的行事作风,为何要鬼鬼祟祟躲在深山之中!”

    “就像天师大人所言,他们是想利用那些教徒献祭之人,偷偷进行着一系列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那些实验失败之人会被安排到各处做守卫。”

    “你个死兔子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同胞,真是该死!”

    “你能安静的待一会嘛!听他说完再下结论,”赤焰刚要出手便被张凌云抓住手腕,牢牢牵制住了身形。

    “少主,按他这般说法,咱们先前杀的那些沼泽怪该不会是……,”

    毒炎蜈蚣欲言又止,之前的战斗属自己冲的最猛,万一张凌云过不了心里那道坎,自己便是最合适的迁怒对象。

    “我曾参加过‘天照神教’的内部会议,他们对咱们的民众毫无同情心与怜悯心,根本不将他们当作人,以对待工具的态度理管理驱使他们,有时甚至连猪狗都不如,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压榨出他们生命中仅剩的价值,”赤眼雪兔继续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转述出来,却发现张凌云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瞬间变成泄了气的球一样。

    “毒炎,你不必过分自责,那些人从参加这实验开始便放弃了自己的生命。”

    早在面对水怪之时赤焰便不止一次的隐晦暗示,张凌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是真正了解一切之时,还会有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懊恼情绪。

    百姓的愚昧根深蒂固天性使然,他们有着很强的群体奴隶意识,若不断有强者告诉他们某件事是正确的,大部分人都会采取跟风认同的态度,哪怕那些所谓的强者用些狠辣的方式对待他们,甚至不与那些教徒多说一句话,教徒们也不敢贸然提出反对意见,只是为了在大团体中显得自然一些,不被其他人排挤出来。

    “唉~,人性是自私的,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甚至杀人放火也在所不惜!”赤焰尽量剖析人性的弱点,希望借此来安慰二人。

    赤眼雪兔感觉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补救,:“大人不必过分自责,那些疯狂的信徒都是自愿的,‘天照神教’只是做出了虚假宣传,并没有拿着刀架着脖子强迫他们,他们为了长生不老可以做任何丧心病狂之事。”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