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修真小说 > 夺道登峰 > 第四十三章 有家真好

第四十三章 有家真好

    “元儿,这位姑娘是?”

    方柔琪心下不由得有些猜测,莫不是儿子在外找到了心意之人,这才下山回家,与家人团聚?

    见那姑娘俏脸一红,做母亲的更是笃定了自己的猜想。

    “娘,这是我在路上碰到的,与孩儿并不熟识……”

    陈元有些尴尬了,自己也没想到这小七如此大胆,竟然敢一路尾随自己,跟到家里来。如今再看母亲用那种眼神看向小七,心中更是暗叫一声不妙,看来,无论是前世今生,这作父母的皆是一样的。

    “元儿,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方柔琪有些好气的推了陈元一把,对于陈元说的话,自然是不相信,然后目光示意了一旁的陈裕民一眼。

    后者一会意,随即哈哈一笑,对着小七和陈元道:“你母亲说的对,元儿,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姑娘呢,还不招呼着进屋?”

    小七一路随行,见仙师也是一寻常人家的孩子,心下不由得有些吃惊,再见到仙师父母对自己如此客气,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不不不,两位客气,我只是跟随仙师而来,怎么能劳烦仙师?”小七连连摆手,实话实说。

    陈元听言,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这小七还算有礼,并没有趁势攀亲,要挟自己。

    “仙师?什么仙师?”两夫妻闻言,皆是面目疑色。

    方裕民见小七不似在开玩笑的样子,细细一究,面上一喜,有些激动的道:“元儿,难不成,难不成你是学成归来了吗?”

    方柔琪也是吓了一大跳,急忙仔仔细细、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陈元一番,可却是只瞧见了陈元一身破旧道袍,身形略高,面目略毅之外,都与记忆中一般无二,哪像是是学成归来的样子呢?

    “父亲,我们进去说话……”陈元示意众人入屋,却发现周遭墙柱已是年久失修,脱下皮来,而刚才入门之后,也没见到几个仆役之人,心中不由得一紧。

    待家人坐定之后,陈元一一道出了这些年在山中的经历,当然对于自己获得玉珠,受弟子刁难等事,陈元是一字未提,而是尽量编些师兄弟之间扶持的事于父母听。

    “……如今我拜得峰主为师,便恳求峰主放我几天假,下山回家探访一番,小七便是在路上结识的。”

    陈元略一转头,看向了小七,而刚才在陈元诉说之间,小七也与陈裕民夫妇亲热了许多。

    “陈仙师在路上仗义出手,将我从强盗手中救出,小七无以为报,只好默默的跟在后面……”小七也不是没有见识,刚才见陈元刻意隐瞒一些事情,比如那火球杀人之事,心下也是明白一些,于是并没有把事情说得过于露骨。

    陈裕民经商多年,通习人性,哪里不会不知道儿子有事瞒着自己,可儿子不说,也可能是怕自己担心,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把手搭在陈元肩膀上拍了拍。

    “父亲,我见刚才有一人出得门去,您还亲自相送,其人究竟是何人,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陈元说完了经历,便把自己心中的疑惑道了出来。

    而此刻只有父母出来,却不见自己的小妹,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

    “唉!”陈裕民闻言,不禁暗叹一声,当下也就把这其中发生的事情道了一遍。

    “你妹妹不愿意嫁人,此刻还在里面哭呢!”

    话到这里,陈元心中也是有了数,于是略一安抚父亲,道:“父亲不用担忧,明日那华管家再来,我便去会会,这婚姻之事,难道还能强扭不成?”

    陈裕民见陈元此刻老持稳重,气势逼人,与五年前大相径庭,心中也是乐呵道,看来当初自己花尽家财把儿子送入观中是值得的,如今不禁心智大涨,而且又修成仙师……这钱花得不冤啊!

    对于陈元想要替家人出头之事,陈裕民也没有阻止,当初自己之所以费尽万般心思将儿子送入玉清山中,就是听说仙师的种种优待。从玉清山里出来的仙师,哪一个不是朝廷争相哄抢的饽饽,其地位之高,甚至可以无视一些王朝律令。

    陈裕民心知自家世代经商,不入科举,若是不去送儿子入观,怕自家是永无出头之日,好在儿子争气,修道有成,自己今晚定要好好喝上两杯,庆祝庆祝。

    这般想到,陈裕民对身旁的方柔琪道:“柔琪,你今晚吩咐刘妈做几个拿手好菜,我们一家人要好好聚一聚!”

    “嗯,”方柔琪点了点头,便起身退了下去。

    陈元见此,也起身对父亲一礼,讲到:“父亲,元儿去看一下妹妹……”

    征得同意之后,陈元入了那内帷中去,却见一眼角发红,欲哭欲止的可人趴在桌上,见到陈元进来,勉强打起了精神,强笑道:“哥哥,你来了……”

    五年未见,当初陈元离去之时,陈倩也不过一个孩童,如今却是出落得一副好样貌了,虽不是国色天香那般惹人,可其灵动天真,又是世上难寻。

    陈元见了,心中也是有些高兴,“妹妹,今年来可好?”

    “近些年来虽然家境中落了,可衣食上还算无忧,只是……”陈倩又想起了县官大人的傻儿子,心中不禁一苦,便再要落下泪来。

    陈倩想到,刚才自己也是听到了父母的叫喊声,知道哥哥回到了家中,只是自己现在这幅样子,着实不好让哥哥瞧见。要是那天自己没有出门去就好了,那也就不会撞见那黄得成,惹出这般事来了。

    这样一想,陈倩心中是更加的后悔。

    “妹妹不必伤心,若是不想嫁那黄得成,哥哥我自会替你做主!”陈元见不惯女人哭泣,又是与自己血融于水的妹妹,当即安抚了一番。

    “真的吗?”陈倩心中有些不信,那黄得成是县官的儿子,哥哥怎么会有本事去拒绝一个县官呢?

    略一思考,陈元再次道:“如今我修道略成,下得山来,自然是要一一处理还家中事的,然后才能安心的继续修道……”

    陈倩一听到哥哥的前面半句话,当即开心自桌上起来,抱了一下陈元,道:“嗯,哥哥最好了。”

    ……

    晚餐过后,陈元把小七叫了出来,再次有些客气的道:“小七姑娘,陈某是真的没有余力帮你,还望姑娘不要自误……”

    小七听了,却并没有一如既往的反驳,只是幽幽的道:“陈仙师,我真当是羡慕你呢!”

    “羡慕我?羡慕我什么呢?是修得道法吗?”陈元有些自嘲道,自从自己一入到玉清派中,就没有一天是过得好过的,各种困难层出不穷,起初几年,连居住之所,都被迫的迁到了山下的一座小茅庐中。后来要不是偶得玉珠,获悉前世今生,此刻怕不是还在那离元观中蹉跎……

    而且,自己如今的成就,皆是自己一步一步搏出来的,常人眼中羡慕不已,又怎知自己心中辛酸?

    然而,令陈元没有想到的是,此话一出,小七不提那些道法之事,只是道:“我羡慕你有一个温馨的家!父亲成熟稳重,母亲温柔儒雅,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这些我都没有,你说我能不羡慕你吗?”

    刚才饭间,陈裕民并没有因为小七是外人而故意冷落了,而是把小七叫来,与自己等人一起在一张桌上吃饭。

    陈元也在,见虽然这些热菜没有以前那般花样繁多了,旁边也没有奴仆服侍了,可一家人热热闹闹,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却是五年以来第一次了。

    吃得香,真香!平常不怎么爱食谷物的陈元,也不由得让自己妹妹多添了两碗。

    如今见到小七这般说道,陈元不禁沉默了。

    “仙师你知道吗,以前我也有这样一个家呢!”小七仿佛陷入了回忆,也没有看到陈元脸上的表情,继续道:“可惜,他们都死了,死得不明不白……”

    “死了?”陈元眉头一皱,想要开口询问,却见后者眼角落下一颗泪珠来,又不好意思张嘴了。

    对呀,他们都死了!

    小七心中一哀,要不是当初自己年幼,贪玩外出,兴许自己也是如同父母一般,被偷偷杀死在家中,无人知晓。

    时至今日,小七还是不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她的父母,报仇无路,自己又不想卑微就此死去,于是小七从小就扎发戴冠,冒充男子,四处学艺,偷了一身闲杂武法之后,才勉强在镖局里混了一个武师当当。

    偶然之下,小七听人闲说,道那仙师不仅有着移山填海的能力,还能探测祸福,得知过往将来,这一下子,可没把小七激动坏了,心想要是自己也学了这等本事,那岂不是可以知道是谁杀了自己的父母,更可以为他们报仇了吗?

    所以,小七在见到陈元使出火球术之后,才会如此死皮赖脸的跟了过来。

    唉!

    小七叹了一口气,目光有些希冀的看向陈元,口中喃喃道:

    “陈仙师,你说我能学会那些道法吗?”

    “我能为父母报仇吗?”

    “你说,我能吗?”

    ……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