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修真小说 > 山河为枕 > 第四十八章:不喜阴暗

第四十八章:不喜阴暗

    流川掌心蓝光微转,浮在雕像的四周,只见月老雕像的天灵盖处,一道紫色的光芒闪现,一个四四方方的紫檀色的盒子赫然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中。

    云枕早已将还在生气的念头抛诸脑后,看到盒子激动的指着流川说道:“快快快!”

    流川无奈摇摇头,收回灵盒。

    两人疾步走出祠堂,来到后院的长亭。

    月老看了眼灵盒,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道:“算了吧,我试了无数次都不能打开灵盒。”

    云枕解释道:“灵盒是九幽的宝物,流川是九幽之主他可以打开。”

    月老抬眼看着流川,见男人微微点头,浑黄的眼珠里盈满了泪水:“真的吗?”

    “可是开启灵盒需要巨大的——”

    月老话还未说完,流川便说道:“无妨。”

    “唉——老夫在此谢过九幽大人。”月老不在看流川,男人眼中的坚持让月老有些动容,自己这是何德何能。

    云枕看着制止住月老说话的流川,狐疑的问道:“需要什么?”

    “没什么,只是需要一点灵力。”流川道。

    云枕半信半疑的看着流川,男人错开她的视线,拿着灵盒便走到了月老身旁,开始了灵力传输。

    一旁的祁莫廷似乎看透一切的样子,拂过流川腕处的脉搏,将他至纯的灵力传输给流川。

    流川看了眼祁莫廷,无言。

    祁莫廷同样看着流川挑眉道:“不要太感谢我,本神是穷得只剩下灵力了。”

    流川无奈的摇摇头,唇角带着一抹微笑。

    云枕和颜迟看着有些暧昧的一幕,只觉得两人在眉目传情,不禁打了个冷战。

    半刻时间,锁在灵盒里的灵力全数回到了月老的身体,原本头发全白衣衫褴褛的老人变回了精神的模样,一身红衣的月老脸上也越发的滋润。

    起身转了两圈,手里缠着红色姻缘线的权杖也回来了,容光焕发的月老深深的鞠躬行礼,面带笑容的对四人行礼:“多谢四位的救命之恩,老夫没齿难忘。”

    云枕四人回礼道:“月老客气,这是晚辈该做的。”

    几人见此处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去了祠堂的后厅。

    走在最后的云枕看着眼前身形修长的男人背影,不知为何竟觉得男人的脚步放缓了,云枕有些担忧的上前两步,想去问询一番,想到自己还在生气就作罢了。

    只是时不时的瞥一眼男人的情况,才算安心。

    几人坐到矮凳上,祁莫廷点燃了一小堆篝火,原本黑漆漆的屋内明晃晃的亮着光,一飞寂灭的火星飞舞着,映衬着几人的面容。

    回复灵力的月老容光焕发,对着四人笑哈哈的说道:“还是谢谢各位及时相助与我。”

    祁莫廷挑眉看了眼月老,调侃道:“不是我说月老头,平日里也没见你如此狼狈过,怎么入趟凡间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月老闻言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道:“也不知道是那个王八犊子把老夫困在我的祠堂里,若不是云枕丫头来,我还不知道要困到什么时候!”

    云枕摆摆手说道:“我也是闲来无事凑热闹才发现的。”

    祁莫廷一脸疑惑的问道:“闲来无事?云枕妹妹不是在九幽吗?我记得出了九幽的虚空之门来到凡间便是南蜀。”

    话语刚落,一旁的颜迟丢过来一根枯树枝,清冷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警告,分明在说不许提这事!

    祁莫廷一脸蒙圈的看着颜迟:我又犯什么错了!

    云枕睨了眼在一旁闭目调息的流川:“我回来了呗,九幽整天暗无天日,我呆烦了都。”

    祁莫廷没有明白颜迟的警告之意,接下了云枕的话茬说道:“照我说也是,九幽太黑了,我们这种喜欢阳光的人,在九幽都呆不习惯,还是呼吸点人间的阳气比较好。”

    云枕看着依旧闭目的男人,拿着一根小树枝狠狠的戳着火堆,咬牙切齿道:“是啊,我这种喜欢阳光的人,原本就不喜欢阴暗。”

    闻言一直闭目的男人轻抬长睫,眼眸微微转动了下,随即闭上了。

    看遍了人世间万千姻缘的月老,指尖掐指一算,不禁笑的明意,捋了捋胡子看着眼前眼波流转的四人,微微点头。

    一如之前月老见云枕时讲的那些,四人不禁皱起眉头。

    祁莫廷道:“如若按照流川之前的推算,我们在他们露出马脚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云枕点头说道:“我们要去打探一下消息,听闻白元神住在皇宫里,可见他的身份南蜀多么的尊贵,皇宫对于我们来说是好闯,但是白元神住在哪个宫殿想必我们要找上许久。”

    三人微微点头。

    月老摆摆手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你们就在月老祠外面等着,每天会有人来给我送饭,那人都是身着白衣,想必也是白元神的身边的人,你们就悄悄跟在他的后面。”

    云枕笑着拍了拍月老的灵丈说道:“行啊月老头,灵力回来了,智商也跟着回来了。”

    月老得意的抬抬下巴,说道:“只要抓住困了我这么久的混蛋,我的智商还可以上升一个层次。”

    云枕笑道:“只是还得委屈你继续呆着祠堂里了。”

    月老不以为意的说道:“这么久我都呆了不差这几天。”

    四人掩嘴轻笑,老顽童回来了。

    几人找了一圈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便悄悄的出了月老祠找未打烊客栈住下。

    月老浑身舒畅的伸伸懒腰,站在空旷的街道上,深深的呼吸了口新鲜空气。

    “老夫终于出来了!”

    祁莫廷一条胳膊搭在月老的肩头,指着家家闭门的客栈豪迈的说道:“老头到你了,看好那家就去敲那家的门。”

    傲娇的小老头说道:“老夫做不来这等丢脸之事。”

    祁莫廷道:“怎么丢脸了?”

    月老指着前面一个小客栈说道:“你去试试!”

    祁莫廷摸了摸鼻子道:“试试就试试。”

    说完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敲了半天门,一个裹着粗布衣服的小二睁着睡眼惺忪的小眼睛,提着煤油灯对着祁莫廷的脸,唾沫星子乱飞的说道:“满了,不收客!”说完“哐”的一声关上了木门。

    碰了一鼻子灰的祁莫廷,不死心的去往下一家,这家态度还不错。

    “本店客满,谢谢。”

    下一家:“没空间了。”

    下下一家:“不好意思,本店没有客房了。”

    “......”
yunyuedu5(云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