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玄幻小说 > 晋上卿 > 第17章 人要拼命才能活命

第17章 人要拼命才能活命

    赵朔话音刚落,魏相已经拔剑上前。

    面前是上百名全副武装的禁卫军,但魏相依然上前。

    胥童脸色大变,一边往后暴退一边大喝:“拦住他!”

    魏相的长剑落下,在空中划出一道冷厉锋芒。

    两名晋国禁卫军甲士齐声惨呼,被魏相一剑分成四段。

    魏相剑光不停,再刺。

    又是两名甲士倒下。

    上百名甲士同时朝着魏相合围,无数刀剑斧钺同时落下。

    如果这些武器彻底落在魏相身上,不管胸前的护心钢甲多厚都无法阻止魏相的死亡。

    但魏相并没有死,甚至连一丝一毫的伤都没有受。

    因为魏相的长剑已经架在了胥童的脖子上。

    数不清的刀剑斧钺则架在了魏相的脖子上。

    魏相认真的对着胥童道:“你越来越弱了。”

    其实不是胥童变弱,而是魏相在经过前几日那一次被中行林父的围杀之后,在生死之间的决断更为果决和正确。

    但魏相就喜欢这样说,因为他就是想要狠狠的打击胥童。

    谁让这个混账东西的眼睛不好好看地方。

    胥童死死的盯着魏相,道:“放开我,不然你今日必死。”

    魏相笑了起来:“我死,你也会死。”

    胥童道:“你全族都会为你陪葬。”

    魏相耸了耸肩膀,道:“那不是你这个死人应该考虑的事情,给你三息时间,让你的部下滚开,或者我们一起死。”

    胥童冷声道:“你真不要命?”

    魏相笑道:“人总是要拼命才能活命。”

    胥童脸色变幻不定,终于咬牙道:“都退开!”

    禁卫军犹如潮水一般退开,魏相抓住胥童,缓缓退回赵朔身边。

    赵朔目光平静的走上前来,正正反反扇了胥童十几个大耳光。

    胥童连声惨叫,脸颊高肿,嘴角有血丝流出。

    赵朔甩了甩手,有些不太高兴的对着魏相说道:“你来。”

    魏相一巴掌将胥童整个人扇得飞了起来,落在了三尺之外。

    几颗带着血沫的牙齿落在地上。

    胥童奋力想要挣扎起身,却被魏相一脚踏住,脑后传来的冰凉锋利感让胥童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像一只鸵鸟般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土之中。

    赵朔朝着魏相点了点头:“干得不错。”

    魏相还以一个笑容。

    赵朔抬头,凌厉的目光在面前的上百名禁卫军脸上扫过,禁卫军甲士们被赵朔气势所夺,竟然纷纷退缩。

    赵朔冷冷的说道:“一群废物。抛出来的棋子都不敢保,还想和赵氏对弈?”

    一声轻笑从旁边传来:“君子好大的火气。”

    魏相循声看去,瞳孔微微一缩。

    中行林父就站在几丈之外。

    赵朔看了中行林父一眼:“中行伯想说什么?”

    语带锋芒。

    中行林父笑道:“老夫只是想要提醒君子,赵孟先前已然立有常法,言明凡官员将领违例者皆依法处置,今日君子所为似乎和赵孟之法背道而驰。”

    赵朔哦了一声,道:“那又如何?”

    中行林父缓缓说道:“所以胥童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这里。”

    赵朔很认真的问了一句:“那他应该死在何处?”

    中行林父失笑,道:“他应该在君候面前获得审判,若是有罪的话,便应该死在君候面前。”

    就在中行林父和赵朔唇枪舌剑的时候,魏相也在看着中行林父身边的那名中年人。

    从体型来看,这无疑是一名武艺颇为出色的将军,再结合年纪以及和中行林父颇为相似的面容,魏相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中行林父之弟,智氏的开创者智首。

    智首也在盯着魏相,目光之中面带杀机。

    魏相哈哈一笑,看了自己脚下的胥童一眼,再朝智首扬了一下眉毛,意思不言而喻。

    智首大怒,右手按剑,盯着魏相冷笑不语。

    魏相故作惊恐,然后用力的将胥童的脑袋踩进沙地之中。

    胥童挣扎得好像一条将死的鲤鱼。

    就在这个时候,赵朔突然笑了起来:“有道理。所以胥克这个老鳖如今还不出来,是想着在君候面前给我一个好看了?”

    中行林父缓缓说道:“君候乃是大晋之君候,若是有人不经君候允许擅杀禁卫军将领,想必君候是不会开心的,庄姬公主怕也是不会开心的,君子说呢?”

    赵朔哈哈大笑,道:“好像有那么一些道理,魏相,带着这条背主之犬,随我上殿!”

    说完,赵朔大步朝着宫殿之上走去。

    魏相提起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胥童,不紧不慢的跟在了赵朔身后。

    中行林父含笑看着这一切。

    突然,魏相脚步微微一停,转身朝着智首笑了一下,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这个手势清清楚楚的落在了所有人眼中。

    中行林父的身边,智首一声冷笑:“好嚣张的小子,攀附上了赵氏就如此目中无人?”

    中行林父平静的说道:“仲弟也不小了,何必争一时之气?”

    一个声音传来:“确实,智首大夫年纪不小,但脑子却如同三岁小孩一般,着实让我这个晚辈为之发笑。”

    智首闻言顿时大怒,目光锁定来人,冷声道:“魏绛,有你这般宗主,也难怪魏氏会出了魏相这种恶犬了!”

    刚刚抵达的魏氏宗主魏绛微笑道:“智大夫此言差矣,魏相乃是赵朔之臣,臣为君而效力难道不是天经地义之事?反倒是有些人忘恩负义,也不看看是谁让他们能够站在这朝堂之上,如今却行此背主之事,委实让人发笑!”

    智首冷笑不止,道:“很好,看来你魏氏是铁了心要当走狗了。”

    魏绛摇了摇头,道:“智大夫,你素来生性冲动,晚辈这里还是要劝你一句,闭嘴吧。”

    “够了。”中行林父淡淡抬手,制止了还想要继续说话的智首:“上去吧。”

    智首恨恨的看了一眼魏绛,跟着中行林父上殿去了。

    魏绛正欲迈步,突然一声叹息从身后传来:“魏大夫,魏相乃是赵朔家臣,拼命也是理所当然。你如此强出头得罪智氏,又是何必?”

    魏绛转头,正好看到了并肩而来的郤缺和士会,方才那声叹息正是士会所出。

    魏绛笑容不变,道:“士大夫虽为长辈,但此言晚辈却是不能苟同。相弟既然是我魏氏之人,魏绛身为魏氏之主又岂能坐视不理?”

    郤缺淡淡的说道:“魏相不过区区一庶子,没了也就没了。”

    魏绛正色道:“魏氏子之性命,比郤伯想象的还是要金贵太多。”

    郤缺眯起眼睛:“就为了魏相,你便要赌上魏氏的命运?”

    魏绛大笑:“既然站队,又何妨站得更明显一些呢?郤伯,士大夫,魏绛先行一步。”

    看着登上台阶而去的魏绛,士会突然有些恼火的瞪了郤缺一眼,低声道:“郤伯,方才君子朔和中行伯对峙,你不出头倒也罢了,连老夫想要为君子朔说几句话都不行,你这是何意?”

    郤缺捻着颌下长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士兄,稍安勿躁……再过一会,你便知道了。”

    ------------

    《魏书·始皇帝本纪》:“秋狝,帝随赵朔入行宫。有胥童率众拦阻,欲行屠岸贾之旧事。帝五剑而擒胥童,众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