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俺要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条光阴长河 > 第十九章:宁家末路

第十九章:宁家末路

    刷刷刷……

    周途担心郑贺没有死透,又补了七八道剑气,瞬间就把郑贺的尸体切成了碎片!

    见到这一幕,骆洪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周途回头朝他看去的时候,他这才猛然惊觉,这王虎是周途假扮的!难怪这王虎的实力那般厉害,而且修为也跟周途一模一样!

    “祁师妹,你我联手……”骆洪昌急忙喊道,但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只玉手便从他的背后穿入,然后密密麻麻的锁链将他全身灵气封住!

    骆洪昌顿时脸色惊愕,他如何都没想到祁静珂会忽然向他出手!

    “咳咳咳……祁师妹,为什么?”骆洪昌吃力的问道。

    祁静珂冷笑一声,出卖骆洪昌,跟当初出卖廖松不一样,她跟廖松之间没有任何私仇,所以那时廖松质问自己的时候,她还耐心解释了几句,但这骆洪昌跟她明争暗斗了这么久,且对方做事霸道,跟自己起过不止一次冲突!此刻把对方卖了,她没有一点愧疚之意!

    想着,祁静珂根本没有理会骆洪昌,顿时望着周途说道:“我不能亲手杀他,得你来动手!”

    “好!”周途点了点头,直接一道剑气过去。

    噗!

    下一刻,骆洪昌人头落地!

    杀掉这二人,祁静珂顿时说道:“此次任务,骆洪昌战死,我回血魂宗之后,不能一点交待都没有!”

    周途点了点头,顿时问道:“他们两个昨晚跟宁家斗了一夜,大概战况如何?”

    “宁家族人死伤惨重,四名家老死了两位,最后宁一飞带着宁耿宁刚还有宁振羽,把骆洪昌和郑贺引出了宁家。”祁静珂回道。

    “宁家距离青阳宗太远,没向青阳宗求援倒是可以理解,但宁家也没向周围的其他修真世家求援?”周途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昨夜我没看到任何其他世家的人过来。”祁静珂回道。

    闻言,周途眉头一皱,这跟他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如果其他世家来人,他就可以把骆洪昌二人的死,推到那几个修真世家的头上,但现在么……只能全推给宁家了!

    “我先去宁家一趟,你在这里等着,至于交待的事,我会让宁家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承担下来!”周途顿时说道。

    祁静珂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话,郑贺死了是小事,主要问题是骆洪昌,对方是五尸老怪的弟子,她回宗之后,需要给五尸老怪一个交待,但也只是一个交待,毕竟骆洪昌不是她亲手杀的,五尸老怪不能拿她怎么样!

    紧接着,周途把骆洪昌和郑贺的人头留下,剩下的尸体和魂魄都用法术销毁,另外担心被血魂宗锁定位置,这二人的乾坤袋,周途都没要,而祁静珂则是拿了郑贺的乾坤袋,骆洪昌的乾坤袋,她也理智的没有去碰……

    做完这一切后,周途换下王虎的人皮和人血,恢复原本的样子,接着就朝宁家走去。

    一段时间后,周途来到长平山,还没有上山,宁刚便从旁边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周小友,我宁家族人现已迁出长平山,家主担心你找不到我们,特意让我在此处等你。”宁刚顿时说道。

    周途点了点头,然后就取出骆洪昌和郑贺的人头,脸色凝重的回道:“我已将这二人诛杀!但我听这二人说,这次袭击宁家的人,不止他们两个,他们真正的头目是个叫做王虎的魔修!”

    看到骆洪昌和郑贺的人头,宁刚顿时脸色一阵惊讶,望着周途的目光顿时恭敬了不少。

    “不错,这次袭击宁家的魔修共有四个,但那王虎昨夜之后就没有现身,也不知现在躲在了什么地方。”宁刚顿时回道。

    “他们的目标是宁家主,快带我去见宁家主!”周途顿时说道。

    宁刚立时点头,家主现在中毒太深,已经没有什么自保之力,再遇上魔修突袭,很可能当场陨落!而眼下能够对付那两名魔修的,就只有这名青阳宗的弟子!

    于是,宁刚立刻带着周途往一条小路上走去。

    周途跟在宁刚后面走了片刻,很快就发现,这不是通往宁家宅院的路,当然,以宁家现在的情况,在宁一飞实力恢复之前,是不可能返回宁家的。

    一段时间后,两人进了一个山洞,这山洞空间很大,洞内四壁平滑,还残留着些许术法的痕迹,显然是用法术刚刚开辟出来的。

    听到洞口有脚步声传来,里面顿时响起一个声音:“谁!”

    “是我!我带周小友过来了!”宁刚顿时回道。

    闻言,里面的声音顿时急道:“家主快要不行了,快带周小友进来!”

    一听宁一飞快要不行了,周途顿时一阵诧异,但不等他多想,宁刚便焦急的带着他走进山洞的深处。

    不一会儿,周途就在山洞深处看到了宁一飞,宁耿,宁振羽三人,其中宁振羽手脚都被铁链锁住,宁一飞昏迷,只有宁耿一人守在这里,刚才洞内传出了声音,正是宁耿发出来的。

    看到周途过来,又见其手上提着骆洪昌与郑贺的人头,宁耿先是一惊,但很快就神色黯然,强打精神的说道:“周小友,多谢你为宁家除掉这两名魔修!此次恩情,我宁家绝不会忘!”

    “前辈言重,不知宁家主现在情况如何?”周途问道。

    “唉!家主中的是血魂宗的鬼蛛液,此毒可以侵蚀修士的身体和血液,等到扩散全身的时候,就是修士毙命之时!如果发现的早,以家主的实力,就算没有解药,也能用修为把毒逼出体外,但昨夜家主连番大战,根本没有时间逼毒,现已剧毒攻心,恐怕再难支撑……”宁耿神色落寞的说道,宁一飞是宁家唯一的筑基期修士,可以这么说,哪怕宁家族人死伤再多,但只要宁一飞不死,宁家就不会亡!相反,宁一飞若是死了,宁家失去筑基期修士的庇护,家族必定走向衰败!更重要的是,宁一飞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

    周途随口安慰了对方几句,接着又问:“宁家此次遭劫,没有向青阳宗或者其他世家求援吗?”

    “青阳宗太远,赶过来需要好几天时间,而离我宁家最近的是吴家,他们要整条星铁矿脉,才肯过来帮忙,这代价太大,我们……”说到这里,宁耿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如实的继续说下去:“我们当时没有答应……”

    听到这里,周途顿时知道了原因,宁家不是没有求援,只是吴家想要趁火打劫,而宁家又一点不肯吃亏,这便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局……

    就在周途这样想的时候,宁一飞终于从昏迷中醒转了过来……